反奸防谍 较量无声——反间谍法颁布实施六周年

编辑:侯艳 来源:央广网 2020-11-03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随着我国综合国力不断提升,境外间谍情报机关对我国情报渗透活动也更加活跃。他们以我国党政军机关、军工企业和科研院所等核心涉密岗位人员为目标,通过感情拉拢、诱蚀腐化、金钱收买、提供帮助等多种手段,千方百计进行拉拢策反,搜集我国核心机密情报,对我国国家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11月1日是反间谍法颁布实施六周年。六年来,国家安全机关不断强化专业斗争能力,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与境外间谍情报机关开展针锋相对的较量,成功破获了一批重大间谍案件。日前,国家安全机关披露几起危害国家安全的典型案例。

黄娟,1967年出生,案发时是云南省某省直机关工作人员,副高级工程师。黄娟的丈夫李宏伟,1966年出生,案发时是云南省某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2002年至2004年期间,在云南省某县挂职副县长。

2002年,黄娟收到境外某知名大学硕士研究生的录取通知,怀揣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独自踏上了异国他乡的求学之旅。期间,一位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男士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黄娟回忆说:“(他说)他是从事信息咨询工作的,如果大家有什么信息资讯,可以提供给他,他可以付一定的报酬。”

云南省国家安全厅干警说:“黄娟本人并不知道她所谓的‘完美的男士’就是一个境外间谍。他通过黄娟的求学信息,了解到了黄娟本人在国内的工作单位和职业,并对她的家庭情况了如指掌。”

交往中,徐某得知,黄娟的丈夫李宏伟正在云南某县挂职副县长,就向黄娟提出,能否也请李宏伟帮忙搜集一些工作中接触的内部文件。

云南省国家安全厅干警说:“黄娟曾经怀疑过对方的身份,也曾经向对方询问过,‘你是否就是间谍?’但对方以一句‘我不会害你’为由,搪塞敷衍过去。而黄娟在明知道对方这句话是对她内心怀疑的肯定回复之后,还是选择了自欺欺人。”

2002年底,黄娟回国探亲时,将搜集情报的事告诉了李宏伟。但她只说,在境外认识了一个研究中国政策的学者,需要一些内部材料作为参考。

李宏伟虽然有所怀疑,但没有拒绝黄娟的要求,他将接触到的涉密文件资料偷偷复印后交给黄娟,黄娟再将这些资料携带出境,出卖给境外间谍人员。黄娟说:“拿信封装着,带到行李里面,就托运带出去。肯定是不能带出去的,万一(被)查到了,肯定就是违法的。当时就是鬼使神差了,就说不清了,最后悔的就是这个。”

侦查发现,自2002年以来,黄娟夫妇将工作中接触到的所有文件悉数拍照出卖给境外间谍人员,其中机密级文件4份、秘密级文件10份,两人共接受情报经费4.9万美元和30余万元人民币。此外,境外间谍人员还在海外开设银行账户,向黄娟额外发放所谓“养老金”100万元人民币。

2019年4月,云南省国家安全机关依法对黄娟、李宏伟采取强制措施。今年5月,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间谍罪判处黄娟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10年;以间谍罪判处李宏伟有期徒刑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国家安全法、反间谍法等法律法规明确划出了我国公民特别是国家公职人员在与境外人员交往中的红线,一旦越线,就必然会受到法律的严惩。越过这条红线的,除了黄娟夫妇,还有我国边境某县机关工作人员许某,因没能经受住境外间谍组织的拉拢腐蚀,出卖了国家秘密。

2011年,许某赴境外出差,工作中结识了当地工作人员晋某。后来,因为工作需要,许某多次出境找晋某帮忙。交往中,许某发现,这个晋某背景雄厚,无论是权力还是财力,都让他刮目相看。

无论于公于私,许某都把晋某当成无话不谈的朋友。后来,晋某按照该国间谍情报机关指示,要求许某搜集中方掌握的涉及该国某事件的有关情况,以及中方内部的考虑等。于是,许某按照要求,将搜集到的情报提供给对方。

办案干警介绍:“他提供完情报以后,对方就指示他要提供一个银行账号,然后以给茶水费的说法往账户里汇款,通过这种方式来收受对方提供的经费。”

经鉴定,许某向该国提供的情报涉及5项机密级国家秘密。2016年1月,国家安全机关依法对许某采取强制措施。许某懊悔不已:“我已经意识到这个事的严重性,确实不应该做出这些事。对自己做过的这些事,我认罪,也表示悔罪。”

2017年12月,法院以间谍罪判处许某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万元,追缴非法所得10万元。

境外间谍情报机关勾连诱骗我国境内人员,可以说,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网络就是他们开展情报活动的重要途径之一。在辽宁大连务工的赵某就一不小心落入了境外间谍情报机关布下的圈套。

今年4月,刚刚来到大连务工的赵某在网上查找招聘信息,一条招聘兼职咨询员的信息引起了他的注意。赵某说:“看见有招兼职的,我就和她联系了,后来就通过QQ,和她加了QQ好友。”

和赵某联系的是一个自称姓叶的女子,对方称自己是搞城市规划设计的,急需招聘兼职人员来帮她拍摄一些城市风景的照片,辅助她完成设计任务。

工作的第一天,在叶某的遥控指挥下,赵某先后来到大连的港口、造船厂周边拍摄照片,并记录下沿途的地理环境,通过手机发送给叶某。

赵某说:“当天中午,我通过支付宝收到了200元转账,然后我就觉得这个钱来得挺容易的,她也挺讲信誉的。”

拍拍照片就能赚钱,赵某以为自己得到了美差,他继续按照叶某的要求拍摄照片并取得报酬,而叶某布置的任务也不断加码。

为了方便拍摄港口中停泊军舰进行维护的照片,叶某甚至还要求赵某到船厂周边的高层公寓租住,还称如果赵某找机会进入造船厂工作,每月还能获得更多的报酬。

今年4月中旬,适逢第五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正得意于快钱好赚的赵某,无意间看到电视台播放的节目,其中有关网络勾连的案例,让他意识到,这份工作,也许并非什么美差,叶某的身份也没那么简单。

“看见了国家安全宣传教育的内容,给我触动很大,感觉这些案例和我做的极为相似,我非常后悔,感觉不应该这么做。”赵某说。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今年4月20日,赵某在家人陪同下主动向国家安全机关自首。鉴于赵某主动投案,且尚未对我国国家安全造成实质危害,国家安全机关依法免于追究其刑事责任。

国家安全,人人有责。反间谍法颁布实施6年来,一批公民通过“12339”举报渠道提供了大量涉及间谍活动的可疑线索,不仅保护了自己,也为国家安全机关发现、制止和依法打击各类危害国家安全行为提供了有力支持和帮助。国家安全机关有关负责人表示,针对受欺骗、受胁迫从事间谍活动且能主动彻底交代问题、认罪悔罪的中国公民,国家安全机关坚持教育为主、惩治为辅,将进一步凝聚全社会维护国家安全的强大合力,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坚强保障。

热点内容